加密货币乃至全球经济发展的关键

20180627130431773177.jpg

试想一下,如果面粉厂坚持要掌握送到厂子中每颗小麦的确切信息和原产农场的话,全球批发作物市场将无法运转。市场的运作取决于买家是否接受来自仓库和货主的产品,而无需知道商品的来源。

这个系统的核心就是由来已久的可替代性原则:同一个商品的两份产品可以完全互换。

这个原则是市场参与者之间的潜规则,产品的历史信息不仅是被隐藏的,实际上已经无法追溯。商品的定义就是或多或少都具备这种特质的产品。

对于金钱而言,这样的可替代性就更为重要。我们的货币体系要求每一美元与任何其他一美元可以完全互换。为了使美元可以很好的运作,用户可以不知道每张美元的历史。

我喜欢将货币定义为使用商品(货币)传递价值、转移信息的通信系统。如果商品的可替代性受到挑战,那么传递信息的能力就会减弱。

你可以说确保货币的可替代性是一个言论自由的问题,但同样重要的是,违背自由意味着交易系统自身的崩溃。


一切都关于隐私

一切都是因为隐私。如果交易历史没有被掩盖,金钱运作得其实并不好。

如果我们知道货币的每一种不同单位都在哪里,那我们就可以为财产设定一套独特的,可识别数量的计量形式。这将导致债权人或执法机构可以对我们的资产拥有留置权和资产扣押的权力。

这对区块链和加密货币社区关于信息隐私权的争论至关重要。

除非你听信一些反加密货币人士过时、虚假的观点,否则你应该知道,保存每一个买进和卖出记录的比特币并不十分隐密。 (如果你打算进行大笔的毒品或武器交易且不被发现,使用美元要比比特币好得多。)

比特币在可替代性这一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

用于交换数字资产的无数新型区块链平台也将出现同样的问题。对于这些系统的加密货币奖励机制和治理模式来说,要想履行解决信用问题和加强社区协作的承诺,平台的代币必须是可替代的。(需要注意的是:即使代币代表例如房产份额等不同的基础财产份额,也需要此可替代性。)这意味着加密货币市场也必须解决隐私问题的困境。

即使对比特币隐私限制的理解有所提高,并且有像Blockstream的Andrew Poelstra这样的数学家试图克服这样的缺陷,但公众对此事的探讨大多数情况下仍然忽略了更重要的可替代性这一点。

随着包括零知识证明(zcash)、环形签名(monero)和比特币混合器等用于加强隐私保护的加密工具已被纳入到加密货币项目中,关于其对社会价值的争论仍仅限于隐私和人权之战及防止犯罪两个方面。

但是开发这些工具的加密货币从业人员提出了一项更广阔、更重要的主张:若想提高加密货币的“货币化”则需要加强隐私防护。

这是一项非常重要的任务,因为就整个全球金融体系而言,由于隐私不断被侵犯,货币的可替代性也正在衰减。

尽管大多数情况下,美元仍可与其他任何美元互换,但越来越严格的反洗钱规则正在瓦解该体系。


遵守规定的高成本

1970年美国提出银行保密法案,该法案要求银行在客户开户前对客户身份进行识别,开户后对其进行有效的监控。

该法案在美国打击毒品方面成为有力的武器,其原则越来越深入金融体系。目前已开发一套全球外包监控系统,旨在利用金钱追踪违法者并加以捕获。这些项目的成功程度是值得商榷的。据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事处估计,每年的洗钱活动达到2万亿美元,占世界总体生产总值的5%。可以预见的是政府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增加更多的监督和法规要求。

显而易见的是,所有的这些规则最终都会减少世界各地的金钱流动。

自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尤其是外资管理局(OFAC)发布清单对服务于毒品卡特尔或与被经济制裁的企业进行交易的银行进行重罚后,必须使用“客户了解系统”(KYC)对客户进行识别的要求已成为大多数银行主要的成本支出项。

目前这些合规成本过于繁重以致于许多银行的合规官员会认定一项十分合理的业务“有风险”而选择放弃。由于这种“规避风险”问题,例如加勒比地区的很多区域甚至遭受债务危机。

虽然银行可以选择类似粮仓的运作方法一样进行运作,以不区分美元与美元的方式进行捆绑存款。但我认为,这种过度的合规程序实际上使全球货币体系变得难以替代。在巴哈马,由“无银行个人账户”转账的一美元价值在美国由于“客户了解系统”的存在,美国客户到手美元的价值不到一美元。


比特币的限制

比特币曾承诺解决这个问题。没有必要进行信息识别就可以获得比特币,只要下载软件就可以生成不包含识别信息的公钥。许多人都认为这能够解决发展中国家的银行问题。

但由于比特币并未被公众广泛使用,用户不可避免地需要使用法定货币兑换比特币,这意味着与银行系统进行连接。一旦比特币钱包和交易所被命令遵守客户了解规则,银行就可以建立可识别的上下坡道,同时与比特币永久不变的区块链账目相结合,就可建立每笔比特币交易清晰而可追踪的记录。

这就是美国司法部如何抓住这些特工的,这些特工认为他们可以通过对被定罪的丝绸之路市场公司创始人Ross Ullbricht的调查,获取比特币并进行潜逃。

我们已经看到比特币可追溯历史的特性是如何破坏其可替代性的。当FBI拍卖一系列在同一调查中缉获的比特币时,巨额投标最终以高于交易所报价的价格买走了这些比特币。

为什么?因为这些是“洗白”的硬币,联邦调查局的特工不会再次缉获这些比特币。事实证明,一枚比特币可能比另一枚更有价值。

不完善的可替代性意味着人们倾向于将比特币作为投机资产而不是将其用作交换媒介。投机获利虽好,但如果比特币不能用于购买、交换,这就是一种不切实际的金钱形式。


隐私=自由=健康的经济

然而,由于政府无意中用自己的钱创造了同样的问题,致力于加密货币隐私解决方案的技术人员有机会不仅在加密货币领域,甚至在世界各地加强经济活动,这样做也是在为自由而战。

这是因为隐私不仅对货币的可替代性至关重要,隐私也是自由的基础。在未来的几年里,随着经济活动日益数字化,我相信隐私和自由的双重性,对价值交换系统如何使我们轻松完成交易的衡量将成为经济体系间的明显区别。

像中国,由阿里巴巴支付宝和腾讯微信支付所领导的数字支付业务的迅速扩张,引起了全球的关注。这促使其他政府也发誓要创建“无现金社会”。

但随着中国政府扩大相应监控,到处都充斥着衡量和激励公民行为的“社会信用评分”,这些数字支付的可追溯性看起来相当令人担忧。

数字交易模式对隐私、可替代性和经济活动的威胁何时会超过其易用性优势?我认为,这可能是开放经济与封闭经济模式在全球竞争中的决定性问题。

所以,让我们赞扬并支持这些加密货币技术专家的工作。他们正在构建我们未来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核心特征,这既保护人类,同时也是实现人与人之间交流的必要条件。


相关推荐